夫妻单方借款属于共同债务吗(婚内借款算夫妻共同债务吗)

发布时间:2020-10-02    来源:民间借贷    浏览:

  

     夫妻共同借款吗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自己的名义借入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债务,债权人认为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应当提出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共同意思表示的证据,未借入款项的夫妻不承担举证责任;不超过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夫妻一方认为不是夫妻共同债务的,需要承担举证责任。   

  

     案件号。一审:(2017)于1326民初字第2569号   

  

     二审案件:(2018)于13 99号   

  

     再审:(2018)于1326民初1104号   

  

     案例情况   

  

     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陈进科。   

  

     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陈秀涛。   

  

     被告(二审上诉人):徐银栓、成进峰(夫妻关系)。   

  

     被告(二审上诉人):李瑞强、程世峰(夫妻关系)。   

  

     2014年1月28日,被告人李瑞强、徐银栓向原告人借款20万元现金,2014年2月19日,他们分别借款20万元和34万元现金   

  

     (汇款至被告指定账户)。截至2016年2月8日,这三笔贷款的总利息为13万元。被告李瑞强、徐银栓向原告开具借条,内容为:“向陈秀涛、陈进科借款,现金捌拾柒万元整(87万元),月利率1.5%,六个月内还清,三个月结算一次,无任何争议。2016年2月8日。借款人李瑞强和借款人徐银栓。这钱不还,就由徐银栓来还。”对于2016年2月8日至2017年7月16日的利息,原、被告双方已另行达成协议,被告一直在规避剩余利息。为了追求这一段,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徐银栓辩称贷款是真实的,但他只是担保人,不是实际借款人,担保时效已过。被告成进峰辩称,他不知道这笔贷款,也没有签署贷款证明,这笔钱并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被告李瑞强辩称,贷款是真实的,但利息已支付至2017年7月16日,原告已承诺偿还贷款。原告还同意,既然承诺期还没有到,法院就应该驳回原告的诉讼。被告程世峰辩称,他不知道贷款的事,没有在贷款证明上签字,这笔钱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审判判决   

  

     河南省淅川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成进峰与徐银栓为夫妻关系,被告人程世峰与李瑞强为夫妻关系。贷款发生在婚姻关系期间,贷款为夫妻共同债务。被告程世峰、成进峰未能证明被告李瑞强、徐银栓所借债务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法院拒绝接受其贷款不是夫妻共同债务的借口。借条上显示借款人徐银栓,故被告徐银栓以其为担保人不是借款人为由与实际情况不符,被法院驳回。法院支持原告的主张,即四名被告共同偿还贷款。判决:被告李瑞强、徐银栓向原告陈进科、陈秀涛偿还贷款87万元及利息;被告程世峰和成进峰承担连带责任。   

  

     宣判后,被告人李瑞强、程世峰、徐银栓、成进峰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豫13 99号民事判决,裁定撤销(2017)豫1326民初2659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   

  

     淅川县人民法院重新审查了原告出具的借据不是成进峰和程世峰签字的,原告没有提交有效证据证明被告徐银栓和李瑞强所借的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共同生活   

  

     对比一审和再审的判决结果,可以发现,成进峰和程世峰作为债务人的配偶,已经从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转变为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这种从共同和解到无债一身轻的转变,既不是法院审判错误,也不是发现了足以推翻原判决的新事实、新证据,而是因为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的执行,将婚姻关系期间一方配偶以自己名义所负债务是否超过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举证责任,由配偶转移给了债权人。因此,   

  

     一、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借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分配   

  

     《解释》实施前,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第24条第1款明确规定:“债权人以自己的名义主张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债务的权利的,视为夫妻双方的共同债务。但是,夫妻一方可以证明债权人和债务人已经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可以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根据该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自己名义所负债务原则上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证明该债务不是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分配给夫妻一方。债权人对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不承担举证责任,未能举证的不良后果也将由配偶一方承担。这项规定主要是为了防止夫妻“假离婚,真逃债”,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本案一审判决于2017年1月8日作出,当时《解释》尚未执行,《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仍适用于债务认定。因此,即使被告成进峰、程世峰辩称不了解贷款情况,未签署贷款证明,法院仍认定贷款为夫妻共同债务,判其承担连带责任。   

  

     2018年1月18日《解释》生效,夫妻共同债务举证责任分配发生较大变化。《解释》第3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自己的名义超过家庭日常生活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可以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的共同意愿。”根据这一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自己名义承担的超过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夫妻一方无需证明。债权人认为是夫妻共同债务的,需要证明。本案被告上诉后,《解释》在上诉期间生效。因此,87万元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由一审夫妻变更为债权人。当债权人无法证明贷款用于债务人夫妻共同生活、生产、经营,上诉人成进峰、程世峰辩称不了解贷款情况,未签署贷款证明时,该债务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因此,法院决定驳回原告对成进峰和程世峰的诉讼请求。《解释》实施后,债务性质举证责任分配的变化,使得两个上诉人从一审到二审连带清偿贷款,无债务。   

  

     夫妻共同债务举证责任分配的前提是“超出家庭日常需要”   

  

     《解释》并没有规定配偶一方以个人名义所发生的一切债务都需要债权人证明为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证明夫妻共同债务的前提是债务超过家庭日常需要。对于不超过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解释》第2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需要所发生的债务,由人民法院予以支持。”此时,不超过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证明非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仍在于夫妻。另一方面,最高人民法院第一人民法院在《解释》回答记者提问时,明确说明了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什么。法官在确定案件时,可以结合相关规定,根据当地的一般收入、消费水平、生活习惯和当事人的具体情况进行判断。   

  

     我认为,《解释》之所以根据家庭日常生活的需要区分婚姻关系中一方配偶以个人名义发生的债务,并分别规定不同的举证责任承担者,主要是为了平衡债权人和一方配偶未清偿债务的合法权益。不超过家庭日常生活的债务数额相对较小,多在衣食住行等家庭日常生活中;在用途上,债务多用于家庭生活,与夫妻双方关系密切。因此,对于这种债务,基于婚姻关系认定夫妻为对方的代理人是合理的。即使夫妻一方不签字、不追认或对债务一无所知,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的解释(一)》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因日常生活需要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都有权决定”。因此,基于夫妻互为代理人的规定,夫妻一方以自己名义所负的不超过家庭日常生活的债务,仍可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推翻这一推定,需要夫妻一方提供相反的证据证明,即举证责任在夫妻一方。   

  

     但是,超出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是不同的。从数额上来说,负债的数额应该比较大,远远超过日常生活的需要;从使用的角度来看,债务很可能不是用于家庭生活,相对独立于没有借钱甚至与此无关的配偶。司法实践中,这些超出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一直是一方配偶的赌债、毒债,或者是一方配偶伙同他人为另一方设置的“债务陷阱”。此时,基于夫妻一方独立的人格和相对独立的财产状况,不可能以婚姻关系为绳索,将夫妻双方紧紧绑在这一大笔债务上,将非借款人拉入债务泥潭,使其“负债累累”而不受益,甚至完全不知情。此时法律原则上推定这类债务为夫妻非共同债务,债权人承担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夫妻双方有共同意思表示债务的举证责任是非常科学合理的。本案中,配偶一方以自己名义所欠债务金额达到87万元。结合当地的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金额远远超过家庭的日常需求。但债权人没有证据证明贷款被债务人夫妻用于家庭生活(如买房买车等)。),也不能证明是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经营,更不能证明没有借款的夫妻知道借款,有共同的意思表示,所以要承担证明不足的后果。因此,法院驳回了他对没有借钱的配偶的连带责任索赔。   

  

     二、共同签字和债务分担规则保护一方配偶和债权人的权益,平衡他们的利益   

  

     《解释》第一条规定了共债共签的规则,这既是对未借款配偶的保护,也是对债权人权益的平衡。一方面,共同债务签署保护了未借款配偶的知情权和同意权。至于配偶以自己的名义所招致的债务,我的不签成为对没有借钱的配偶的有力辩护,有效防止他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负债”,尽可能杜绝赌债、毒债或与他人串通形成债务。   

  

     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一规定也是对债权人的有力保护。合签合签也是合签合签。在实践中,作为夫妻共同体之外的外人,债权人很难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配偶一方以自己的名义所借的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生产、经营,而不与债务人的家庭共同生活、生产、经营。此时债权人将面临两种选择:是以更大的风险放贷,还是保守一点,宁可不放贷也不要利息和其他利益。而提供共同债务和共同签署提供了一种折衷的选择。在发放大额贷款前,要求债务人和妻子共同签署贷款,可以堵塞安全漏洞,防范金融风险,有效避免事后关于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纠纷。这样既能从借贷中获得收益,又能尽可能保证资金的安全。虽然提前需要时间,但可以减少事后麻烦,有效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因此,债务共签保护的是没有借钱的夫妻双方的权益,债务共签减少了债务人的麻烦,保护和平衡了夫妻双方和债权人的权益,实现了双方利益的共存和共赢。   

  

     综上所述,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借债务未超过家庭日常需要的,原则上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夫妻一方承担证明该债务不是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以及未能证明的相应不利后果;如果债务超过家庭日常需要,原则上推定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认为是夫妻共同债务的,需要证明该债务用于家庭生活和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夫妻双方有共同意思表示的债务。   

夫妻单方借款属于共同债务吗(婚内借款算夫妻共同债务吗)
  • 的相关阅读